今天的行程有如單兵在森林作戰
20169月跟金華山社﹑CT.麗紗﹑阿寛兄,山客的妹妹及他的朋友﹑小小P50位山友參加鹿角坑大緃走16公里,年前阿寛兄表示,20169月以後就沒有在出現下七股山緃走(鹿角坑山﹑磺溪頭)我有一點不相信,不可能山那樣美地方,不會有出友在出現可惜。

早上坐了小九公車來至陽明山無奈下雨中,要下山回家嗎?心裏真不甘願,因為計劃很久又要放棄。

心裏不如先至小七喝咖啡吧,等皇家客運,真的雨超過我的預計量就取消回家吧。

不久七點30分皇家客運來到直接跳上去,越至七星山雨勢越大,至下股山,雨勢比較小一點。

沿者花藝村方向前進,先至下七股山三角點看看,在半路看見親近大自然的布條,原來時間又過一年喔,原來是20169月綁的布條。

在回走至山谷下苗圃登山口,看看苗圃民間友人,阿婆及三條腿小黃,大門深鎖,快要二年沒有看見阿婆及三條腿小黃出現。

很有可能至天國跟神在一起生活去。天下沒有永遠民間友人,以前阿婆遇見多會摘芭樂送給我吃,現在多沒有這樣好福利,不如自己去摘來吃,無奈芭樂未成熟,要至8月才能成熟。

沿者廢棄道路前進,來至山神廟,己沒有在放福音,因為阿婆及三條腿小黃去天國,不可能在放福音。但山神廟也要倒塌成為大自然的一部份。

沿路草長的佷高,但是路徑很清楚不久來至溪底,有紅色布條綁很明顯,是一位山友付出為山友行的安全。

今天磺溪水量很大,身上又背了10公里裝備,只好給我雨鞋進水過溪去,過了溪后在爬山陡坡后在來至長100公尺最小寛度30公分瘦稜,要小心通過,因為掉下山谷是佷危險的事情,很小心通過。

過了瘦稜在雨中原始森林前進,直接爬上去鹿角坑山三角點,但心裏很擔心去年給虎頭蜂的陰影又在內心怕怕的,85度陡坡以跑上去,但快要接瘦稜前峰,很小心注意觀察四週是否虎頭峰出現,上一次我手被虎頭蜂釘到晚上痛到手抽痛無法入眼,約10天好起來。小小注意通過后,在越過二個小山頭后來至鹿角坑山三角點,在雨中野餐感覺很不錯,只是芭樂及晨光土司而己,要吃到出登山口省一點吃。

在沿鹿角坑三角點左方前下陡坡要至山谷中原始森林,阿娘己經沒有路基可以看,要如何下去,真叫人擔心,但沒有關係這裏我很熟沒有路基及布條可以導引我還是可以順利下至山谷。

阿寛兄說的真話,真的很久沒有任何來爬山,路徑全部不見了,但沒有關係,先至山谷尖尖的山頭,我一下小黑人的家及找一下鹿角坑山西峰,但在原始中找佷久快要12點才找到廢棄石頭屋及一片竹林。

想想時間差不多,可以下山,但這一片的原始森林是無法看見外面的環境參考,回想剛才由鹿角坑山下至山谷在橫相在垂直前進在下至山谷竹子溪后在爬上山頭,要如何判斷方向走出原始森林,真的無言問參天,時間要控制好不然走不出原始森林,事情就大條喔。

這裏原始森林很特別,有人工石砌不規則石砌,為什麼要砌成這樣子,難道是早期的小黑人的家嗎?這問題我在去問呂老師找答案,5月初遇見呂老師,我在跟他確認是否小黑人住山高高尖尖的山的山洞,但我找了快要2年未看見,只是越找越發現很多廢棄石頭屋在原始森林中。

想想快一點離開這原始森林,在雨中不斷以手播開冷清草及雜草,也很怕播到蛇及蜜蜂,一片廣大的原來森林中,冷清草下有四週流出來山泉水及大小石塊,自己常年在原始森林探索,不然真的走起來腳底會發軟無力,以前走在。

在往上去不久發現廢棄山路,在播開冷清草看見親自大自然布條,原來是20169月綁的,自己布條指引自己,其實在撥開冷清草很怕跟以前在大尖后冬瓜池秘境,在撥開冷清草去撥到蜜蜂,被一群蜜蜂追者跑不想在發生。

這樣子真的好運氣,但越早越証實阿寛兄,說的是真話,很久多沒有山友,以前路徑不見,不是自己對這裏很熟悉,保證一定會迷路在原始森林中。
在往上爬來發現幾乎沒有路徑,以以前的感覺走至竹林又沒有任何路徑可以走,我回想印象進入竹林靠右方走。

撥開帶刺的雜草及黃滕,進入另一片原始森林中,往上看以前路徑沒有任何可以走,回想以前是走中間路。

在中間小小冷清草撥開后,勉開可以找到山路,在全身是汗水及雨水中走出,石棚土地公。
石棚土地公在颱風中,只好以感覺在颱風中找到石棚土地公,休息喝水,遠方山嵐吹來清涼無比。
我想以磺溪頭山下山,先要爬山稜線,由石棚土地公沒有任何路徑可以走,沒有任何布條可以導引,真的快要一年沒有任何登山隊來過。
我想一下右方才對,並在小樹找到藍天的指示版及親近大自然布條,在沿山腰走沒有任何布條,勉強走至陡坡才一點路徑可以走。

在爬上稜線沿者山徑走,但是有的路徑幾乎沒有明顯可以,以感覺走,但是沿路黃滕把全身割的多是傷口。
沿者稜線走下陡坡后又爬上一座小山頭,來至藍天隊寫的反經石石堆上,拍照休息,我先確定來時路后,在往前走,但這時候發現怪了沒有任何路徑可以參考,只好不斷往下走后,又來至小山頭喔。

又發生沒有任何布條可以參考,感覺多是路又不會路,在小山頭轉來又轉去,但是又找到明顯的路徑后在走很長的路后,並沒有發現自己又回頭鹿角坑山方向,直見在地下發現我被黃滕割落黃色雨衣的手臂。

我又現自己回走反經石,今天是卡到陰嗎?,我的精神狀況很好,不可能卡到陰,小學同學常告訴我,若是在山區發生無法走出山路。可以跟山神說一下,只是來爬山,沒有其他的事情,打擾你清境請多包涵。
我以山神表示,路過山區打擾你們,祈求我平安順利下山。

我拿出GPS定位磺溪頭山以陳大哥教我定位導航走,確定方向,在跟GPS定位走,但小心走,真的大久沒有任何登山隊來造訪磺溪頭山。

慢慢走防止又走回頭,不久爬至小山頭在看GPS定位距離快要接磺溪山,不久來至磺溪頭山三角點拍照后喝水,心中壓力解除,因為現在山頭多是陡坡下山。
沿者快要以雜草覆蓋住的山路不斷撥開雜草,要下陡坡前有一根枯木剛好往山路方向斜,萬一走過去剛好倒下去,心裏好怕要安全平方下山,不久來至陡坡下山,在拉樹根及繩子下山,現在感覺為什麼山友不願意在來爬這裏山,危險性充滿挑戰性的山路。

在雨中下至小平台後,前面高低差很大懸崖,但過懸崖就是是出登山口,但是沒有任何路徑可以走,只要不小心就跌落山谷下去。

只是冷靜觀察地形,這時候在樹上看見親近大自然布條,在以布條方向撥開芒草下至山谷中竹子,在接到石階步道后,但恐怕路快要不見多是雜草。
勉強撥開芒草走至登山口越過水量充沛溪谷爬上道路上終於得救了。
脫掉雨鞋后走在道路上。
先找到我野溪入口,當然來洗天然澡后,把全身衣服脫,先洗澡在洗服后,在泡冷泉浴,感覺很不錯清涼透心底,享受天然的冷泉,冷泉水質清晰見底,有蝦子在游來又去游去。
休息版刻在下山爬山陽金公路,皇家客運540分才會到喔。
結論﹕
阿寛兄說的很對,20169月我走過以后就沒有任登山隊來過,路徑幾乎快要不見,建議要來爬磺溪頭大緃走山友要心裏準備,路況很差的心理建理,多帶幾把刀割草及找多一點山友結伴一起來找路,比較輕鬆省力﹑不要單兵來闖磺溪頭大緃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忠 的頭像
阿忠

親近大自然之美

阿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