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馬階醫院醫生及護理人員用心治療,我才能夠又活在人間,經過這一次劫後餘生,我會更加珍惜生命。

長年支持我山友及格友一定覺的很奇怪,這樣久時間沒有更新格,因為我925日在探索秘境中被毒蛇咬到,本以為告別世間至另一個世界去,經過馬階醫生及護理人員用心治療才能又活下來。

那天我跟往常一樣爬山,但我由小觀音山連峰走至五腳松金孔坪走藍天隊新開闢山腰路至紅葉谷瀑布,我翻越山嶺至竹子山北側下走至大峽谷。

我在大峽谷中乾溪下爬不斷沿者乾溪走,走了約一小段我聽見左側有溪水聲,我沿者溪水聲走至左側溪,在沿者溪往下走。這裏幾乎不可能人來過。溪底大大小小瀑布,陡峭山谷小心不斷爬下來,來至雙溪合流地方,停下來用餐吃便當開始下起毛毛細雨,穿起雨衣沿者水量充沛溪來至另是雙溪合溪,我又選擇左爬上去沿者原始森林溪床來至22公尺高瀑布,徒手攀爬至瀑頂上去發現上方又很長流瀑。

長長瀑布四週是很滑石頭及陡度,又加碼爬上去長流瀑頂水量較小一點,看見前方有一處很高瀑布,又走至瀑布底,這裏又起大濃及下雨,沒有心情觀賞,因為伸手快不見五指,能見度很差,有如夜間氣氛,在這裏惡劣天氣中在往上爬上風險很高,決定撤退爬走下瀑布。

下爬瀑布拉住手根及樹枝下陡度小心爬,快要接近瀑布底時捉住樹根時,感覺手臂有刺痛回頭一看。

回頭看長長東西跑掉,心慌張起來,要如何脫秘樈中脫離險境?只好跳下2公尺高至瀑布底,心中在想要如何在雨中雲霧中走至產業道路?難得我的生命己來終點嗎?心中己無心情去思考生命還可以活多久?想想若到下去就可以在另一世界見到父母親及妹妹,心中不好也沒有緊張。

只能在雲霧中又下雨中溪床中走下山,感覺死神在旁邊在招喚跟他們一起走,心中提醒自己不能倒下去,要自己要平安走出山谷。

又看看傷口並沒有明顯變化,坐了計程車至馬階掛了急診經醫生抽血檢查並試打血清手臂上確定給有毒蛇咬到要住院治療,並說明如何治療7小時打一次抗生素﹑8小時打一次血清治寮。

晚上山友法蘭克兄打電話來表示下班會過來探望我,心中真不好意又讓山友麻煩他。晚上法蘭克及夫人南西帶水果來到馬階醫院看我,好感動真情關心,陽明山逹人T大並打電話關心及問候謝謝T大

隔天天亮護士來抽血檢查,找不到血管可以抽血苦了謢士小姐,但還是抽到血,住院醫生又來表示血液中毒性下降血清可以停止注射,並表示住院治療幾天,看看情形在決定出院時間。

本來提議要帶山客及山友們去爬竹子山古道,無奈自己意外,只好由山客們自己前去,並表示爬完竹子山古道會來看我。

周日下午山客大姊﹑玉琴﹑國華﹑阿吉﹑小鈐來醫院探望我並帶水果及慰問金來看我,真感到山友真情探視,只能以感動心情,因為跟山友在偶然機會在向天池巧遇,山友慰問心情及痛也消失,小鈐問你一個人住四人份病房,我住院那天其他三位病患當天出院回家去。小鈴又問你晚上一個人不會怕嗎?不會沒有好怕,護士會定時來打抗生素及量血壓。

周一早晨不敢下樓去便利商店買咖啡來喝,因為早上主治醫生會巡房,等待主治醫生出現表示你可以出院回去口服抗生素就可以,回家身体有變化及不舒服馬上回來掛急診,但要五天後回診一次才可以,護士又來交待,發燒超過38度,手活動變慢要回來掛急診。

自己辦理出院手續之坐了計程車回家休息,但我的手無法握住及刷牙但一天比一天好起來有時半夜手痛無法入眠好睡,五天后回診醫生表示你身体拻復很快,我把你退掛號不弄在回診及吃藥,沒有問題,神經痛是自然現象,會慢慢才好起來,至10月10日才能正常握緊刷牙及拿筷子吃飯。

山客大姊﹑玉琴﹑國華﹑阿吉﹑小鈐來醫院探望

1412681772958.jpg

中毒腫大的手臂

1412681783868.jpg 1412681790716.jpg 1412741858926.jpg  

 這一次生命重生很感謝馬階醫院醫生及護理人員用心治療。

感謝法蘭克兄夫妻﹑山客大姊﹑玉琴﹑國華﹑阿吉﹑小鈐來醫院探望。讓我感受人間處處有溫暖。

感謝T大﹑周老師﹑彼得山友ㄚ 嬤.AMY等山友.關心問候。

生命重生后對一切事物有更開朗心情看待。

全站熱搜

阿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